幻灯二

奥希替尼有临床相关的血脑屏障穿透和肿瘤消退的证据

奥希替尼目前已被批准为一线药物。我们的研究比较了接受颅照射和奥希替尼治疗的进展性脑转移患者与单独接受奥希替尼治疗的患者的临床结果。

  方法:

  2015年11月至2016年12月在斯坦福癌症中心接受过奥希替尼治疗的40名患者通过搜索电子病历数据库被确认。11个患者进展脑转移和未接受辐射(A组)9个患者进展脑转移和接收辐射当开始奥希替尼(B组)和20个病人稳定脑转移的时候启动奥希替尼(C组)病人和疾病特点,影像学反应和生存三组结果进行回顾性分析。

奥希替尼

  结果:

  中枢神经系统的有效率为32.3%。治疗失败的中位时间(TTF)、总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分别为10.0个月(95%可信区间[CI],4.5-11.8)、8.8个月(95%可信区间,6.2-12.1)和16.2个月。A组TTF中值为15.1个月(95%CI,1.7-28.5),B组为7.7个月(95%CI,0-15.5),C组为10.7个月(95%CI,9.0-12.5)。A组平均PFS为8.8个月(95%CI4.3-13.4),B组未达到,C组平均PFS为8.4个月(95%CI5.6-11.1)。A、C组均未达到中位OS,b组为16.2个月。三组间TTF、PFS、OS无明显差异。

  结论:

  在我们的研究中,进展性脑转移患者在开始服用欧莫替尼之前接受放疗并不会延长TTF、PFS或OS。为了最小化辐射相关毒性的风险,可以考虑对一些EGFR突变的脑转移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延迟辐射,这些患者在二线治疗中最初对奥希替尼有反应。

  对实践的影响:

  奥希替尼是最近批准的第三代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用于EGFR突变型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虽然它似乎有中枢神经系统(CNS)活动,但大多数临床试验排除了未治疗的进展性脑转移患者。这项研究纳入了接受奥希替尼治疗的稳定和进展中的中枢神经系统转移患者,并发现单独接受奥希替尼治疗的患者与接受奥希替尼和放射外科治疗的患者在治疗失败的中位时间、进展时间和总生存率方面没有明显差异。这可能支持临床医生推迟对有可能接受奥希替尼治疗但未经治疗的脑转移患者的放射治疗。

  中枢神经系统(CNS)的管理转移进入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应承担的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挑战尤其是长相关诊断中枢神经系统转移的中位总存活数约14.5个月对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突变应承担的NSCLC患者导致潜在的不利影响从辐射。总的来说,全身化疗对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的作用有限,因为它不能很好地穿透血脑屏障。

    虽然第一代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s)已显示中枢神经系统反应,但对进展患者的治疗仍是有限的。目前,全脑放疗(WBRT)、立体定向放射治疗(SRS)或外科手术切除中枢神经转移是对中枢神经系统活动难以进行全身治疗的患者的最佳选择。然而,第三代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TKI对常见的EGFR驱动突变和T790M突变有疗效,奥希替尼在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的治疗中,阿斯利康(英国伦敦)可能比前一代TKIs有更好的疗效。

    在小鼠模型中,奥希替尼有临床相关的血脑屏障穿透和肿瘤消退的证据,在没有接受过放疗的稳定脑和软脑膜转移患者中也有报道。奥希替尼最初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为第一代TKIs进展和肿瘤有T790M获得性耐药突变的患者的二线治疗。然而,根据来自FLAURAIII期试验的数据,奥希替尼于2018年4月被批准作为EGFR突变的NSCLC的一线治疗。在FLAURA试验中,奥希替尼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18.9个月,而第一代药物吉非替尼或埃罗替尼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10.2个月。然而,FLAURA试验仅包括基线稳定或已治疗的脑转移患者。

  由于这些临床试验排除了进展性脑转移的患者,因此关于奥希替尼在这一患者群体中的作用的数据有限。我们在本机构对40名接受奥希替尼治疗的脑转移患者进行了单中心回顾性研究,以分析结果。我们的假设是,一些有脑转移的EGFR突变型肺癌患者,最初对欧莫替尼有反应,可能能够推迟或延迟放疗,而不降低总生存率。奥希替尼多少钱一盒?可以使用医保吗?听说仿制药很便宜?是真的吗?仿制药和原研药有什么区别?奥希替尼有仿制药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