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明年KRAS G12C抑制剂adagrasib有望获得美国FDA批准

生活中,换心脏、换肾、换肝我们都是常听见的,但是换肺几乎没有听说过。由于肺器官再生能力较差,而且移植难度较大,数据显,肺移植手术已经有50多年的历史,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更新,肺移植手术逐渐成熟,肺移植手术成为了救肺的最后一步!但是肺移植的适应症只有: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囊性纤维化,特发性肺纤维化,肺动脉高压(PAH)等。它不包括肺癌,所以肺癌患者就算换了肺,它也不能成为治疗肺癌的关键。是由于病人的肺癌以局部生长为主,到后期会引起呼吸困难,并且很多出现转移。海得康海外医疗小编提醒你们,保护好我们的肺,就是对自己负责。

 
明年KRAS G12C抑制剂adagrasib有望获得美国FDA批准(图1)
今日,Mirati Therapeutics公司公布了其KRAS G12C抑制剂adagrasib(MRTX849)的最新临床试验结果,其中包括潜在注册性2期临床试验的数据。试验结果显示,在治疗接受过化疗和一种PD-1/PD-L1抑制剂疗法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时,adagrasib作为单药疗法,达到45%的确认客观缓解率(ORR)和96%的疾病控制率(DCR)。在今日召开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中,Mirati表示,计划在明年下半年向FDA递交adagrasib的新药申请(NDA)。
 
在细胞内,KRAS蛋白在失活和激活状态之间转变,当KRAS与鸟苷二磷酸(GDP)结合时,它处于失活状态,当它与鸟苷三磷酸(GTP)结合时,它处于激活状态,并且可以激活下游信号通路。Adagrasib通过与处于失活状态的KRAS G12C突变体的不可逆结合,将它们“锁死”在失活构象,从而抑制KRAS介导的信号通路。
 
KRAS G12C抑制剂成药机制:Adagrasib具有强力的抑制效应,在细胞内的IC50约为5 nM,而且它对KRAS G12C突变体的特异性是野生型KRAS的1000倍以上。Adagrasib还具有良好的药代动力学特性,半衰期长达24小时,可以分布到多种组织中,而且能够穿过血脑屏障。
 
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临床数据:接受adagrasib单药治疗的晚期NSCLC患者此前均接受过含铂化疗,而且92%的患者接受过PD-1/PD-L1抑制剂的治疗。在这两类治疗无效后他们的治疗选择非常有限。汇集1/1b期临床试验和2期临床试验的患者数据,adagrasib单药治疗(剂量为600 mg,每日两次)达到45%(23/51)的确认客观缓解率。
 
Adagrasib单药治疗晚期NSCLC患者的ORR数据:值得一提的是,96%(49/51)的患者能够从adagrasib单药治疗中获益,在确认获得缓解的患者中,70%(16/23)患者的肿瘤与基线相比缩小40%以上。
 
Mirati公司在报告上还列举了一位携带大脑转移瘤的NSCLC患者的病例。这名患者在接受adagrasib治疗后,不但肿瘤体积比基线减小67%,而且大脑中的转移瘤消失。Mirati目前计划在2期临床试验中注册更多携带活跃大脑转移瘤的NSCLC患者,进一步探索adagrasib在这一具有高度未满足需求的患者群中的潜力。
 
综上所述,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单药KRAS G12C抑制剂adagrasib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客观缓解率(ORR)显著提升,疾病控制率(DCR)达到了96%。KRAS G12C抑制剂adagrasib具有强力的抑制效应,具有良好的药代动力学特性。目前虽然尚未研制出根治肺癌的特效药物,但是为寻求根治的治疗方案,全世界的科研人员都在不懈的努力,为此他们付出了巨大的贡献。海得康希望Mirati Therapeutics公司KRAS G12C抑制剂adagrasib(MRTX849)能够早日获得美国FDA批准,造福更多的患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